透明酱NONONO

请和我做朋友(❁´◡`❁)*✲゚*

【all婶】如何避免与恋刀夜战到天明


乙女向,如果你不接受乙女请不要往下看哦
有假车和隐晦的描写
内含一期一振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 大包平 莺丸 髭切 膝丸 明石国行 小乌丸多位刀剑男士,均为bg 如果你不接受相关bg,请不要往下看
注 审神者房间构造为办公室与走廊相连,屋内里面有一扇门,打开后为卧室。
与第三篇出现的歌曲相关视频,b站av9858080 【本家 9795355】 不看一样能读懂!

突发奇想的脑洞


        审神者闯祸了。
        久违的和朋友见面,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审神者穿着比以往大胆了很多,短裙,丝袜,半透明的薄纱斗篷和里面若隐若现的吊带衫,整个人从内而外散发出成熟的女性气息,可是眉宇间少女的青涩稚气又恰到好处的中和了这份为时尚早的诱惑。一向大大咧咧的好友被她前所未见的打扮惊艳到,不顾对方的恋刀在场,凑到审神者跟前勾勾她的下巴,“姑娘这么正,给睡吗?爷有的是钱。”审神者玩心大起,故作轻佻地捋了捋耳后的头发,“我可是很贵的喔?”
        ……
        在回家的路上,稍从玩闹的兴奋中恢复审神者,立刻察觉到了恋刀的不对劲。轻轻扯扯他的衣服,“你……没事吧?”恋刀停下脚步,“没事。”旋即俯下身凑到你的耳边,悠悠吐息拂在你的耳廓,“只不过在想……”他的右手轻轻划过你的脖颈,“该怎么支付今晚的费用。”
自知不好的你一回家马上给朋友打电话求救。“没事。”好友在一边气定神闲地吃着小点心,“我有的是办法帮你。”

【1】兄弟
  一期一振的场合
      估算好审神者就寝时间的一期一振,穿着寝衣,不紧不慢地叩响了审神者办公室的门,却无人回应。心生疑惑的他打开门,却发现里面一片漆黑,正想着她一定是提前睡着以求平安。正暗笑主人的天真,却隐隐听见卧室里传来主人的欢笑。
       这么晚了莫非还在与朋友聊天?本就不爽的一期心里更是别扭,顾不上礼节直接打开了卧室的门,却惊讶地发现审神者已经穿好睡衣趴在了地板上铺好的被褥上。更令他惊讶的是。周围又随意地围了几床被褥,上面或坐或躺或趴或站竟是一圈自己的弟弟们。
       “哇,一期哥真的来了诶!”
       “主人说的真准诶!!”
        “一起睡……”
        “等等,说好了不加床的!”
        “等不及了!”
        一期挑了挑眉,“这是怎么回事?”脸朝着自己的弟弟们,目光却深沉地凝视着审神者。方才还笃定冷静的审神者瞬间觉得脊背一凉,肩膀不由自主地提了提。“今天……就是……”
       “就是和我们一起睡,难得一次嘛,一期哥。”察觉到主人胆怯的药研替五虎退理好腰带。“大家也很期待和大将一起睡,对吧?”
        药研我宝儿好样的!真男人!
       “期待了好久!”
       “梦想成真了!太好了!”
“鲶尾哥骨喰哥可以进来了吗……”
      “和主人一起睡,一起起床……”
      “大将给我们唱摇篮曲吧!”
       “我带了竹取物语!”
       “我带了迷宫书!一起玩好不好?”
        审神者在心里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宝贝们,平时给你们偷带的零食漫画不是白搭的。
         一期被叽叽喳喳的弟弟们闹得有些混乱。“等等……”轻柔的声音完全淹没在弟弟们兴奋的声音里。“停一下……”依旧没有效果。明明听到了的短刀们处于人多胆肥的道理谁也没听,讨论得更加兴奋。
        好样的!继续吵!吵死你哥!气死他!
       “先安静。”他沉下了声音。
      迫于这份难得的严厉,小短刀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首先,是谁提出来与主人一起的?”
      鸦雀无声。都心知肚明的短刀们谁也不说话。“主人,请问是您提出的吗?”“这是……”“什么?”“我们都想和主人一起睡,才来请求主人的。”最先发声音的是平野。“是的,不是主人的错。”“是我们一直求着大将的。”“主人一开始没有答应的……”前田信浓和秋田也跟着为审神者辩护,同时低下了头。
       “对不起……一期哥呜呜呜……”五虎退毫无征兆一下子哭了出来。见兄弟掉了眼泪,受不了严肃气氛的秋田博多和包丁鼻子也有些抽动。“好了好了,先别哭……”厚和后藤秉着大哥哥的原则,一手一个揽着弟弟。
        “就是这样的,一期哥。对不起。”药研低下头。“是我们的错。”“对不起……”“不是主人的错,请批评我们吧……”“是我先提出的……对不起……”“我也有错……”剩下的短刀们跟着一个一个把头低了下来。此起彼伏带着颤音的道歉和时不时夹杂的抽泣让一期彻底软了心。
        “对不起,一期,都是我不好,也没有和你打招呼,别怪他们。”眼见革命就要成功,审神者赶紧再推一把。
        “对不起,是我太严厉了。别哭了好吗?”他把哭的最厉害的五虎退和眼镜上蒙了水雾的博多搂在了怀里。“别哭了。”头一次看到一圈眼睛泛红的弟弟们,一期心里堵得难受。“真的吗……一期哥……不生气吗……”乱努力眨着眼睛不让泪水滚出眼眶。
       “不生气,真的不生气,别哭了好不好?”挨个抱过弟弟们,“是我太严厉了。对不起。”五虎退蹲下来想把摊开的被子叠好,刚触及那本故事书,泪又啪嗒一下掉了下来。“呜呜呜……为什么……不能一起睡……”眼见弟弟们又要哭,一期慌忙握住了五虎退被泪水打湿的手,“可以的,今天一晚上和主人一起睡,好吗?主人也是,方才是在下太冲动,真是万分抱歉。还请原谅”
        哦宝贝儿们你们太棒了!鼓掌!真宝儿!
        在一边头低了半天的审神者心里可不平静,一边对短刀神乎其神的演技啧啧惊叹,一边为自己逃过了一晚上暗暗放松。嘴角的笑容几乎要压不住了。
       “去把骨喰鲶尾叫来吧!”一期拍拍前田秋田的头,走到审神者面前。“主人也别难过了,好吗?”轻柔宠溺地语气几乎要把她的骨头融化。“好……”
        安顿好一切,被弟弟们欢送出卧房的一期在自己的房门前顿住了脚步。
       等等。
       【一期哥真的来了诶!】
       【主人说的真准诶!】
      【等等,说好不加床铺的!】
      【鲶尾哥骨喰哥可以进来了吗……】
      ……
      ……
      ……
      第二天晚上,审神者房间里传来空前但不绝后的尖叫。
 

髭切的场合
  毫不客气地拉开房门,却见自己的弟弟正和主人面对面而坐,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什么。“嗯?这么晚了你们在干什么呢?”唇边挂着清浅的笑容,温软的语调和着从窗户缝里偷偷溜进来的风,拂在了一人一刀的胳膊上。
  ……
    “兄长,失礼了,我先行告退。”膝丸迅速起身,连和主人问安都顾不得,大步离开了寝室。
  “等等?膝丸你这个叛徒!站住!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轻轻扣扣了门,不紧不慢地拉开,不出意外看到了银白色头发的短刀正和主人玩得开心。两个人叽叽喳喳手舞足蹈,兴奋极了。“咦?”今剑偏过脑袋,“今天我和主人睡,可以吗?”调皮地眨眨眼睛。“岩融,麻烦了。”侧身让身材高大的薙刀进入卧室,扛起今剑,大步流星离开。“好了今剑,睡觉去了!主人晚安!”
  “哈??等等!!!喂!!!!啊!!!!!”

明石国行的场合
  “爱染,萤丸,你们两个再闹腾我们就能看见太阳了!快睡吧好不好我求求你们了。”审神者用被子蒙住头,有些崩溃。“再玩一会儿嘛!就一会儿!”两个小鬼精一左一右掀开她的被子。“天啊我好困啊………”

  与此同时
  明石国行:ZZZ

【2】非安全期
大包平的场合
      事先垫好本不需要的棉制品,在床铺上多铺了一层深色的小毯子,万事俱备的审神者心里仍有一点慌乱。虽然只是为了躲避今晚注定惨烈的夜战,但用这种理由会不会让他担心?万一暴露了他会不会更生气?
正当审神者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卧室的门被“唰”得拉开了。“啊……你来了啊……”
    别怂!!他还没说话呢你虚什么?
    “啊。”他应了一声,似乎还有点别扭。“那个……大……”“怎么了?”他挑眉看着自己。“穿那么严实干什么?”他嘴角扬着坏笑,往审神者这里凑。
     “等等!!”眼见他的手又不老实,审神者慌忙用被子裹住自己,“今天……今天不行……”大包平被这份罕有的拒绝惊讶到,任由她推开了自己。“为什么?”“今天……今天……不是安全期……”
     审神者满脸通红,心虚得不行。感受到恋刀镭射光束一般的目光,她握紧藏在被子里的拳头。“会……很痛……所以……”
     审神者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一句话也说不清楚,恋刀此时却似乎有了十二万分耐心,静静地听她说完。审神者在内心悲鸣着完蛋了,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感受到那只滚烫的大手伸进被子,抚上了自己的小腹。旋即被轻轻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现在疼吗?”
她一愣。
    “别担心。我们不做。”
    “今晚我陪你睡。”
    “如果不舒服,把我叫起来。”
    “今晚早点上床。别熬夜了。”
    早早缩进恋刀怀抱里闭上眼睛的审神者心里百感交集。
    对不起,大包平,谢谢你。

    于是审神者真来的那一天
    “所以你上次是骗我的对吗。”
     看着面前渐渐逼近散发着低气压的恋刀,审神者欲哭无泪。
    “对对对对不起!!!!”

小狐丸的场合
     “着凉了吗?”得知审神者特殊情况的小狐丸把她抱在怀里。“倒也没有……”“那怎么会提前呢?”“这也是没办法啊……毕竟……稍有不注意就会……”“难受吗?”“不,不难受。”
    “那就来吧?”轻轻啄着审神者唇角。“足够幸运的话可以怀孕对吗?”
     “不!等等!喂……”
     随后,审神者在一夜多次的威胁下坦白了自己的罪行。
    然后度过了一个刻骨铭心的夜晚。

莺丸的场合
     “是吗。”他捧着茶杯,不紧不慢地上下打量着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审神者。“是的……所以最近都不能……等等你干嘛??说了不能!!!”审神者想要推开凑过来的莺丸。却被握住了双手,温柔但令她反抗不能的力道瞬间融化了她的警惕。
     “嘛,不要介意这种小事。”
     “我介意啊啊啊啊啊啊!”
 

【3】 电话
鹤丸国永的场合
     在夜晚来临之前,鹤丸就想好了晚上可以玩的各种花样。吃完晚餐收拾完自己,就迫不及待往审神者的房间走。蹑手蹑脚地潜到卧室门口,没有监听到任何动静,只有一盏轻轻摇曳的小灯透过门纸灼灼跃动。
     莫非是为了躲自己提早睡了?
     略有不满的鹤丸象征性扣了扣门,不等里面回应就拉开了门。“这么安静,我还以为你睡了呢!原来醒着啊!”偷偷捏了捏藏在袖子里的小道具,坐在专心玩手机的审神者身边。
     感受到鹤丸尚未平复的低气压,审神者很快放下手机,“鹤丸……”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被这一声略带胆怯的呼唤愉悦到的恋刀勾起笑容,揽过了审神者。“我来付定金了,开心吗?”亲昵地蹭了蹭额头。
     “鹤丸……白天……是我太激动了,没有控制住……对不起……”审神者顺势揽住他的脖子,“别生气了,好吗?”感受到耳侧的人呼吸一滞,审神者内心万分激动。
      有戏!动摇吧!原谅我吧!
     “对不起……我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她在鹤丸耳边呢喃着。“主上这么主动承认错误,可真是吓到我了。”用调笑的语气说出口头禅,轻轻拍着怀里的恋人。
      “那作为给你的奖励。”鹤丸暂时松开手臂,从袖子里摸出几个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儿,“本来想都用的,不过看你这么坦诚,选一个吧?”
      好整以暇地观赏着审神者极速变化的表情,心情大好的鹤丸用手指捻起一个塑料小袋,“以防万一,我还是拿了这个的,看你不想要……”“不!!要的!!”审神者一把夺过。“这个是必须的!我说了几回了!”
      “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欢玩花样……”单手把审神者按到在床铺上。“那我只好单刀直入了。”在白皙的脖颈间吐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吧?主——人——”
     “你……”被鹤丸的话羞得满面通红的审神者一时忘记了反抗,任由对方上下其手。“嗯……又长大了?这是好事情呢,没准以后会更大。”伸出浅粉色的舌头。“在被我这样对待了之后。”“嗯……等等…………呜呜……”鹤丸按耐不住,扯开腰带,撕开塑料袋,下半身紧紧贴合在一起。
糜烂的气息在卧室蔓延,伴随着轻微的水声,压抑的呻吟,还有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就算我不是孩子的爸,无论天天不回家,还是夜夜喝奶茶…………”
    “……”
    “大概是…………朋友…………”
    “挂了!”
    刚放下手机的审神者,旋即被鹤丸狠狠扑倒,稍稍用力啃咬着脖颈后薄薄的肌肤,下半身紧紧贴合在一起。
     “主人…………”低沉的呼唤,鼓动的心脏,近在咫尺的吐息。尽力偏过头,分开腿,轻轻蹭了蹭身后的恋刀,微微张开唇……
    “无论绿帽有多大,还是心态要爆炸,包容才是最珍贵的话,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挂了!”鹤丸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对不起…………”审神者低着头,迅速挂掉电话。
     鹤丸重重压在审神者身上,止不住粗喘着。
    “这次,可不能…………”
    “喜欢别人又怎样,自由无人能挡,配合你的光芒,经得起风浪才坚强…………”
    “你…………”“对不起!!!!”连滚带爬挂了电话。
    “有完没完…………”鹤丸调整了一下呼吸,把刘海撩到一边。
     “那么现在…………”
    “原谅她!要坚强就原谅她!原谅她!嘿!原谅她!原谅她!”
     “…………”
     “鹤丸你干什么!!!别摔!!!”
    手机关机后,审神者第一次见识到了世界的彼岸。

膝丸的场合
     “原谅她!原谅她!要坚强就原谅她!”
     硬是等到对方主动挂断也没敢接。
    “对不起,膝丸。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乌丸的场合
     铃声响起的一瞬间挂断了电话并关机。
     然后滚回小父亲身下。
     对不起,我怂。

一个突然的小脑洞!
and那个塑料小袋子里的东西很重要!不要忽视!要学会自我保护!
我是透明酱,贴吧微博也是这个ID,微博基本不发东西,贴吧lof经常逛,下次再见!

评论(13)

热度(131)